图书馆

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图书馆,很包容的地方,包括对我们这样的小孩。那里有不少中文的书籍可以借阅,所以外婆在这里的时候,我们经常去。现在也是一样。

亮亮刚会爬,就在一排排书架中间爬行;会走了,就自己牵着我们的手,走进图书馆的门,其他的大人看着这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进门,都会笑着耐心等他。:)

photo.JPG

亮亮15个月

今天亮亮满15个月了。照例妈妈给他照照片留念。

亮亮的iPad。里面的幼儿拼图看图音乐App他已经能玩好几个了。

dsc_5980.jpg

亮亮和妈妈

dsc_6009.jpg

亮亮在哪里?

dsc_6019.jpg

给晶儿阿姨看看,亮亮还是那六颗小牙牙。

dsc_6038.jpg

亮亮小照

亮亮一岁零两个月了,贴几张小照。除了上课,就是在家带亮亮,当全职妈妈,很累很幸福。

dsc_5407.jpg

dsc_5598.jpg

dsc_5626.jpg

Happy New Year!

祝福亲爱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新鞋子

shoes.JPG
亮亮的第一双鞋,叫see kai run的牌子的,很软的皮,做工很好。而且很合脚。他的小肥脚脚可得要仔细量好,找到合适的鞋呢,所以我们去了专门卖小小孩的鞋的鞋店,Sandy’s,请Daniel老爷爷用他几十年的经验,给亮亮挑了这双。

来来来,和地图和个影,小亮亮,世界就在你的脚下,等着你去探索呢。

Cranberry Scone

scone.JPG

欧洲的Scone到了美国这个淳朴地界,就把洋名丢了,换了一个咔嚓响的名儿,叫做 Biscuit。和鲁迅先生写的那个龙舌兰与芦荟的例子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妈妈爱吃我做的Cranberry Scone。不是很甜,松松软软的,就着一杯淡茶,可以很悠闲地慢慢品。可惜有亮亮以后,这样的悠闲的下午时光真是不多。

写个配方,很容易的,从揉面到烤好,不过30分钟。

2杯自发粉
4勺糖
2个鸡蛋
1/3杯牛奶
二分之三条黄油
大半杯Cranberry

做法: 面粉和糖放面盆里,切进冷黄油,搅拌器开到低,搅拌几分钟,加鸡蛋牛奶,再搅几分钟,看和均匀了就好。拌入Cranberry,拿出来放撒了面粉的案板上,手上也粘些面粉,揉一揉,把面团分两份,每份团成一个厚厚的圆饼,切成6份,放烤盘上。

烤箱375度,烤15分钟就好。

不诉离觞。

“东武望馀杭。
云海天涯两杳茫。
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
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苏轼“

最近看到听到一些事情,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的一些话。一直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对爱情亲情的信任度是相应增加的,但看到朋友几乎扑火一般的决绝,我才发现人心可以这样不顾一切,家庭可以这样瞬间坍塌。。。

“我们的一颗心,曾经火热地揣在胸膛里,滚烫得无处安放,急不可待地找人分享这温度,从没想过它也有一天会冷却,冷到我们只得自己环紧自己,小心翼翼,唯恐连这仅有的暖意也守不住 。 也许这才是成年人的感情,放在天平上小心计量,你给我几分,我还你多少。我们可以付出的东西是那么有限,再也经不起虚掷和挥霍。而年少时不计代价去爱的我们又到哪里去了?”

Little lady bug

外婆给亮亮织的背心,棉线,奶黄色,我们又给他挑的小瓢虫纽扣,很好看,画龙点睛一样。

dsc_4665.jpg

那天临出门,把我的衣服披到亮亮头上逗他玩,觉得他披着头巾可美了,要是他是个女儿就是这样的吧。

dsc_4658.jpg

不过另一个角度看,他还是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dsc_4660.jpg

Beautiful Boy

主角:亮亮
摄影:妈妈
制作:妈妈
音乐:John Lennon: Beautiful Boy (BTW, Happy 70th birthday, Mr. Lennon!)

LiangLiang Beautiful Boy October 2010

如何科学养猪之二 —— Datamining Sleep Patterns

给学生讲Datamining, 发现亮亮一天的schedule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1-2个月时,他的时间表基本处于混沌不清昼夜不分的状态,慢慢地,有了些规律了,再到现在,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醒,清清楚楚。:)每天埋头养小猪,看不到他的进步,反而在他偶而闹觉时,急切地盼着他能睡整觉。直到今天看到下面这个表,和他刚出生的时候比,才意识到我们的小亮亮,从当初的混沌到现在的明朗,已经取得了多么大的进步!

sleep1.bmpsleep2.bmp

如何科学养猪之一 —— 出表 Off the Chart!

photo1.PNG

这半年来,我们基本上是处于关门养猪状态,没有比较也就不知道小猪猪到底有多肥!只有用CDC的表来多多少少做个参考。从表上看,我们的小猪长势喜人哪,从他出生时的25-30%到现在的出表!再没有比看着小猪每天健康快乐地成长让外婆和爸爸妈妈高兴的了!

我们

没时间写博,就贴照片吧。

us.jpg

呵呵,以前我们,到哪儿,都只能算是一对couple,现在,有了亮亮,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family了。:)
这张照片都是两个多月以前拍的了。这几天打算再照张比较比较。亮是长大不少了。

各位妈妈: Help! Sleep problem.

亮亮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宝贝得很,从一生下来就是抱着摇着入睡,结果~杯具了。现在五个月了,小孩还不会自己睡,夜里还是每2-3小时醒,有时更短,醒了不会自己再睡着,找人,要抱,先小声哼哼,没人理就要哭,最后基本都是抱着颠着睡着收场。

现在上班,晚上这样搞,白天真撑不住了,而且更担心亮亮的睡眠质量。

各位妈妈,有什么良策?难道真的只能CRY IT OUT? 他的小床在我们房间里,要挪出去到他自己房间吗?或者我们自己把自己kick out得了。:)

5月22日-亮亮满百天了!

dsc_3916.jpg

亮亮今天满一百天了。是个很乖的娃娃。
很爱笑,尤其喜欢对外婆笑。不管他有多忙,即使是正忙着吃手手,只要看见外婆,或者听到外婆的声音,也会把眼睛笑得来弯弯的。
很爱说话,咿咿呀呀一问一答,当然还只是发声,还不会吐词。
很爱读书,外婆带来的图画书,一页一页翻给他看,亮亮喜欢那些鲜艳的图案,尤其是那只宝石蓝的蝴蝶和那头威风得很的大象。
很爱吃手手,吃的是左边的小拳头,右边的小拳头则高高举起,外婆说是在“保卫吃手“。 :)
。。。

4月23日-轮回

听我的印度同事说:小宝宝头三个月都是不能出门的。
我们的儿科医生是印度人,她也这样说。
我以为是出于健康的考虑,宝宝的抗体还很少,不宜去人多的地方。
结果今天和同事聊,才知道,其实是宗教原因。
他们是相信轮回,相信前世和今生的。
人出生的头几个月,他还在想着他的前世。
他还需要时间。
才能忘记前世,适应今生。
所以不能太多打搅他,让他安安静静自己待着。
包括父母亲,都最好不要多去看他。
除了可以去圣洁的寺庙,其他地方都不能去的。

难怪亮亮常常在梦里笑,或者不安。他是在想他的前世呢。
他的前世是谁呢?一定是一个很善良的好脾气的人。

他爸爸说:亮亮就是一只很乖的胖猪猪。

不管亮亮是什么,这前世今生的传说真迷人。

3月23日-宝宝在哪里

4月16日-小香猪蹄

今天去儿科医生那里,补13号没有打的那针疫苗。亮亮非常乖,就只哭了一小声,妈妈一抱起来,他就不哭了。

今天小亮亮发现了一个非常好吃的东西:自己的小拳头。他还不知道怎么吸吮大拇指,吃手手就是把左手握成小拳头,把握在一起的食指的第二关节和拇指第一关节放到嘴里,用小舌头香香得舔。还把小拳头一转一转的,保证上面全是口水,还满意地轻轻哼哼几声。我说小亮亮,手手那么好吃啊,给妈妈吃一口好吗?他说:嗯。:)

3月16日-Against the Wind

两个月的亮亮

dsc_3722.jpg

再过两天亮亮就要满两个月了。这两个月,八万六千四百分钟,I enjoy every minute of it。

对于我们大人来讲,两个月真是“弹指一挥“的瞬间,一般不会有多少惊心动魄的重要事情发生。可对于小亮亮来讲,这两个月间,发生了多少重要的变化啊。他会笑了,会跟爸爸妈妈咿咿呀呀一问一答cooing了,虽然他还是只说爸爸妈妈不会的whale。他在两个月间,长得胖胖的,体重从两个星期检查时的25%长到了现在的85%。Tummy Time的时候,脖子和肩膀可以抬得高高的,可以坚持好长时间。他会把小手放到嘴边,眼睛会跟着玩具移动,头也能自如地转动,喜欢各种音乐,古典的,西部的,甚至reggae, 都能让他手舞足蹈。他是个好脾气的娃娃,只在饿了的时候才会大哭。他非常好奇,家里的物件他每个都仔细地看,黑黑的眼睛全是光彩。

这两个月里,我们也是挑战了体能的极限,特别是在头六个星期,爸爸妈妈自己带着亮亮,不分白天黑夜,一天24小时被切割成两三个小时的一段段,喂奶,拍嗝,换尿布,哄睡觉,pump奶,洗奶瓶,喂奶,拍嗝,换尿布。。。如此这般,循环不息,已经不记得上次睡整觉是什么时候。但无论多辛苦,看着亮亮胖胖的小脸蛋,黑黑的大眼睛,和那最乖最甜的笑,再累都心甘情愿。

两个月里,亮亮有好多好玩的有意思的事,容我慢慢写来。

3月23日-宝宝在哪里

半夜里,忽然醒来,看到亮亮爸爸坐在黑暗里,正小小心心的一寸一寸的把被子在手里团起来,还仔细看被子里面,象在找什么东西,看了左边没有,又看看右边,也没有,又接着埋头在被子里找。
我才明白,他是在找宝宝。
可是宝宝正在我枕边的小篮子里,睡得香香的。
看亮亮爸爸小心翼翼在梦里找娃娃,我拼命忍着,才没有笑出声。
他把被子翻了个遍,才如梦方醒,仿佛明白娃娃在摇篮里,一头倒下就又睡着了。
可怜的亮亮爸爸,这么一个多月,他是累坏了,做梦都怕自己不小心把娃娃闷在被子里了。
好在亮亮的外婆今天拿到了签证,再过几天就要来了!

2月23日-和母船脱离

3月16日-Against the Wind

放着音乐,是Against the Wind,很有节奏,旋律也美,抱起亮亮,随着音乐“跳舞”。亮亮很喜欢,喜欢看着他的小小世界随着音乐慢慢旋转。

认真算来,亮亮可以说是妈妈的第一个“舞伴“;:)
想到很远的将来,亮亮长成了英俊青年,在他的婚礼上,会不会和妈妈再跳上一曲呢?

2月16日-想妈妈了

2月23日-和母船脱离

亮亮出生10天,今天他的脐带脱落了。
这个小生命的头10个月,都是靠着脐带获取所有养分。
脐带脱落了,他朝着成为一个完全自主独立的人,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There is no turning back now!
也就是说,这个小孩如果不乖的话,那也没法塞回去了。:)
Liangliang, say bye-bye to the mothership. 跟母船说再见。

快到春天了。倒春寒的时节,德州今天居然下了场不小的雪。
带着小亮亮在窗边看簌簌飘飞的雪花。这可是亮亮第一次看到下雪呢。
温暖的房间,温暖的灯光,抱着温暖的亮亮在怀里,窗外一片宁静雪白的世界。

2月16日-想妈妈了

又一个很累的晚上。
想自己的妈妈了。
自己坐月子,知道到时候会很辛苦,还提前做好汤水酒酿等等,但还是低估了辛苦的程度。
刚生完宝宝的虚弱,严重地缺乏睡眠,初为父母的紧张,还是让我抗不住了。要是妈妈在我身边,该多好啊。
Pump了一些奶了,很少。Pump的确辛苦,当奶牛不容易。毛毛妈妈鼓励我说:就算没有奶,还可以用Formula呢,有就是赚的。
听了,感动得眼泪又流下来。baby blue得厉害呀。

Things will get better from here的sign之一是:今天可以关上灯睡觉了。

2月15日-我猜到了开始

今天是第一次看儿科医生的时间。算来是第一次带亮亮出门,于是把亮亮拎在car seat里就去了。
到了以后,等到看到医生,却发现亮亮又该吃了,等称体重时,发现尿布也应该换了。
可是新爸新妈以为就象平时自己看医生一样,把自己带去就行了。哪想到还要带奶瓶带尿布,两个人愣在那里,看着亮亮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是儿科医生的地界,他们常备着formula和尿布,才解了燃眉之急。

下午毛毛牛牛的奶奶和妈妈来家,忙了一下午,给我炖了乌鸡汤,红豆粥,给亮亮搽了澡,把亮亮的衣服洗好,还把奶瓶消毒器,泵奶器等等各个物件都拿出来清洗消毒,毛毛妈妈又去给我们采买了新鲜蔬菜,还把亮亮抱到楼下,给我和亮亮爸爸宝贵的几个小时睡了很香的一觉。看着毛毛奶奶和妈妈忙上忙下,她们的善良和热情,就象是对亲女儿亲姐妹一样毫无保留。知道我们随时可以有她们的支持和帮助,让我们心里勇敢了许多!谢谢你们!

晚上试着泵奶,居然有了些,很激动地献给亮亮吃,结果这小孩居然只浅尝一口,然后做出一脸苦相,就是不吃!妈妈我长叹一声:我猜到了开始,却没猜到会是这结局!
可能是formula的味道太香太甜,母乳的味道没法比?
亮亮爸爸把亮亮抱过去,和他进行了他出生三天以来第一次严肃谈话:“妈妈泵奶那么辛苦,你怎么能这样呢?“

然后又喂,先混合formula和母乳,又只是母乳,也不知道是谈话有效还是亮亮自己想通了,反正都吃了,呵呵,亮亮爸爸亲亲他的胖脸蛋,赶紧告诉他的宝贝儿子既往不咎啦。:)

2月14日-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今天是我们带亮亮回家的日子。
中午时分收拾好,最后check还有什么问题,又问到护士Joanne传说中的Colostrum,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担心亮亮到底吃到了没有。Joanne说凭她二十多年的工作经验,亮亮是肯定吃到了的。
但还是突然心里很难过,眼泪不听话地直掉。看来真是有点Baby Blue。担心亮亮那么小,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个合格的妈妈。。。
把亮亮装到car seat里面,没有护士们的帮助,我们现在就全靠自己了。
在医院也就两天时间,但觉得是很长时间以前了。
在医院就象在一个温暖的cocoon里面,突然一下又看到德州爽快的蓝天,熟悉的街道,这些现实的具像,让我有点不太适应。
回家,把亮亮放到他的小床上。我们的家,从此以后,就是亮亮最安全的港湾了。
整晚上我们卧室的灯一直开着,亮亮爸爸说要看着亮亮。
今天情人节,我们没有象往年一样买玫瑰,也没有其他的礼物。
亮亮,就是我们今年最好的礼物。
亮亮爸爸在一天快要结束时,没有忘记对我说:Happy Valentine’s Day.
我和亮亮爸爸手握着手,看着熟睡的亮亮,想起Louis Armstrong的温柔的歌声: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I see skies of blue and clouds of white…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2月13日-第一个100分

毛毛爸爸昨天挂电话之前说:你们就等着夜晚的降临吧。

新爸新妈不知道这话的深邃含义,直到经历了亮亮的第一个晚上, 才知道为什么sleep deprivation (不让睡觉)是torture犯人的手段之一。:)

亮亮的小摇篮就放在我的床边,可以看见他的小鼻头,胖胖的小脸蛋,他熟睡的时候安静地象个天使。可是,他一哭起来,那真是惊天动地呀,亮亮一哭,我们就起来给他喂一次,坚持到快到凌晨,我们实在是精疲力尽,亮亮爸爸终于倒下,任凭亮亮的哭声震天响,都没有吵醒他,他的确是太累了。

早晨儿科护士来给亮亮测听力。亮亮听力合格,得了他的第一个100分,还拿了第一个合格证书。:)

白天的当班护士Cheryl给我们指导怎么喂母乳。这对于亮亮和妈妈都是学习的过程,等到她下班时,Latch On 已经比较过关了。

又一个夜晚来临,晚班护士Jodi看我们俩都已经东倒西歪,而亮亮还在精神百倍地响亮啼哭,她几次说我们可以把亮亮交给她带几个小时,这样我们也好闭闭眼睛。可是亮亮这么乖,我们怎么都舍不得把他送出去,又挣扎到4点过,我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咬咬牙把这个小东西给了Jodi, 看着Jodi把他的小摇篮车拖出门,真是千般不舍。这以后亮亮还会走更远,到时候不知道还会怎么难过呢。

亮亮爸爸回来报告说,原来其他三个新生儿宝宝,早就被他们的爸爸妈妈不要了,护士们正人手一个抱着呢,怪不得Jodi也想要了我们的亮亮去。:)

今天知道的新东西:医院的配餐师说,给做的是高纤食品 (High Fiber), what she really means are: 汉堡包,烤土豆,香肠,冰淇淋,和蛋糕。:)

Announcing Tony Long Yuan

2_17_2010-3.jpg

We (Michael and Ju) are excited to announce the birth of our son Tony Long Yuan (Chinese name: 袁朗 — 小名:亮亮)

Tony was born at 12:33pm, Feb 12th 2010, at Seton Southwest Hospital in Austin, Texas. He was 7 pounds 5.3 oz, and 19.75 inches at birth. Both mom and baby are doing great. The baby came out crying loudly, earning him an APGAR score of 9 out of 10. Of course, the parents soon learned how nerve wrecking his hysterical cries can be!

Although only less than a week old, Tony already has his own web site. You can follow his updates and photos there:

http://www.tonylongyuan.com/

2月12日-亮亮的到来

半夜两点过开始,疼痛开始剧烈。三点过,和宝宝爸爸说:咱们还是去医院吧,到底那里有麻药。:)
4点过到医院,医院很近,从我们小区穿过去,五分钟,我们提前去参观过,路线都很熟悉。小区街上一片宁静,映衬着我们特别不平静的心情。
5点过就开始观察妈妈和宝宝的情况,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
8点过我的医生来了,看了看情况,一切正常。
然后就是我的护士Donna忙前忙后。特别要提一提的是,我们遇见的医院的护士都非常非常好,非常敬业,其实医生是在关键的那一刻出现,整个过程护士的参与是最多的,也最辛苦。
10点过,可以打腰部麻醉了,来了一个小姑娘麻醉师,好像刚毕业不久。:)她第一次针和导管扎偏了,只麻了右边。见这个情况,她的意思是:“有时候就会这样,我没办法,你只有坚持啦!“我和宝宝爸爸面面相觑,真要坚持那我要麻药干吗?提出再扎一次,谢天谢地,这次她搞定了。
12点过,护士Donna说可以Push了,我们就要见到小宝贝了!于是很配合很听话,push了几次,传来了宝宝响亮的啼哭!
12点33分,我们的儿子亮亮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重7磅5.8盎司,长19.75英寸,是个非常健康非常可爱的乖娃娃。
亮亮爸爸剪了脐带,护士就把亮亮递到了我的怀里,我的宝贝在啼哭,我也在高兴地流泪,当妈妈了,好幸福!

2月11日-等待512

今天是每周例行看医生的时间。一检查,我们的医生就说:很快了,你们可以去医院等着了,也可以在家里等。
我们决定赖着。等传说中的5-1-2 。(呵呵,从产前教育课上学的,因为是AUSTIN的电话区号,所以就这个记得最牢。)
于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Refinance了我们的mortgage,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低利率,与其给银行交利息,不如给宝宝付大学学费?:)
只是大家听了我们的due date是今天,都担心着我会当场把宝宝生在他们办公室-宝贝,你就是在那个MoPac边的Intel楼里生的。:)
打电话给学院,本来明天还有个会要去参加的,看来是搞不定了。理由,当然是最堂皇的了:我要去医院生小孩。
回家煮了小米粥和红糖水。
医院里要用的东西都装上了车。
相机摄像机都充好电。
心里是紧张的,有点象大考以前的感觉(没办法,这辈子把三辈子的试都考完了,所以觉得关于考试的种种感觉最直观)。
做了简单的晚饭和宝宝爸爸一起吃。我们十多年的二人世界就要结束了。
再进家门的时候,就会多一个小小的宝贝和我们一起回家。

From this moment on

前几天的晚上和宝宝爸爸从毛毛家出来,路上听那非常cheesy的知心大娘Delilah,然后她就放了这首歌,
没有宝宝以前,这是纯粹的爱情歌,有了宝宝后,觉得用来表达我们现在对宝贝的心情更恰当呢。From this moment on,多一个人来让我们好好爱。:)

River Town -by Peter Hessler

rivertown.jpg

俗话果然不假:第一个孩子照书养,第二个孩子照猪养。自从有了宝宝,家里咖啡桌上堆得高高的都是关于养宝宝的书,BABY这个BABY那个的,这些书看得头大的时候,还是想要换换口味的。

正好旺旺爸爸某天给我们发了一篇 Peter Hessler 在 New Yorker上发的短文,很精彩,让我终于开始读Hessler以前写的River Town。River Town出版于近10年以前,我听说了很长时间,但坦白的说,一直不想读,私下里一直觉得一个二十多岁的外国小毛孩,跑到涪陵这个地方教了两年英语,就写书来滔滔不绝讲那个地方的人,历史,文化,会是好书吗?

但看了书以后,才觉得我的偏见是多么的狭隘,多么的毫无根据。Peter Hessler 在涪陵的时候,也就20多岁,但他对生活的观察,却有和他的年龄不相称的深刻敏锐,在看这本书的时候,很多描写都让我想起沈从文的《边城》。同样的一条大河(沱江,乌江),同样的河边的小城(凤凰,涪陵),同样的河边的白塔,同样的在河边城里讨生活的平民百姓。凤凰是沈从文的家乡,他对那里的人是充满了感情的。和沈从文不同,涪陵对于Hessler来说,却是一个和他家乡不能再不同的地方,他的文章能够把这个地方这些人描写得这样精彩生动,更是不容易。他不带judgement, 不condescending, 而是以真诚的态度和充沛的compassion来理解涪陵和涪陵人,这是他的书成功的关键。看了River Town,就会发现只要有包容的理解的视角,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在异乡,都会发现很多人性的东西,很多生活的细节都是universal的,不分国界,跨越文化的,都是相通的,这也是看这本书很comforting的地方。

Nesting Instinct-I just cannot help it!

nesting-bird-invite-with-attachment1.jpg

Birds do it。 Bears do it。Chimps do it。人也不例外。我要说的是Nesting Instinct. 这是有了小宝宝以后,感觉到的最强烈的原始本能之一。动物界的妈妈,都是把窝筑好,等着宝宝的到来。我们人呢,不用筑巢,但nesting instinct也是照样强烈。从11月初开始到12月初,每个周末,我都在收拾家,每一个房间,每一个壁橱,每一个抽屉,全翻了个遍,我们俩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当,从大到小,衣服,书籍,各种文件,一翻出来,才知道有这么多。这工作量不亚于搬一次家呀!于是看我不停地shred纸张,光是我们那个巨大的回收箱就有满满几大箱,捐了若干衣物,然后所有东西都整理归类,直到每一只袜子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最后连车库都扫了一遍。最壮观的是终于把我和宝宝爸爸刚出国时各带的四个大行李箱都清理了,那些他再也不可能穿下的衣服也都淘汰了。房间空出来了就是以后宝宝的房间了。空空的行李箱好像在提醒我们一个人生阶段的结束和另一个全新的开始。

好玩的是Nesting Instinct好像只有妈妈才有,在收拾我们家的准爸爸的书房的时候,这家伙的territorial instinct还巨强烈,不让我动他的东西,说这也要留着,那也不能扔,问“你就不想把家里收拾好准备宝宝的到来吗?“人家说”不想,我还想make a mess呢“。:)